• 客家人的“謙讓”禮儀

    分享到:
    2020年09月28日 10:11:23

    □鐘贛州(九堡)

    中國乃禮儀之邦,客家人又是一個優秀的族群,歷來推崇耕讀傳家,重視生產、教育,言行中注重禮節。尤其是很多的謙讓禮儀,依然活躍在人們的日常生活中,比如稱呼上的不少敬語和謙辭,以及交往相處時的禮讓,無不突顯客家人的彬彬有禮、謙謙君子的風度。

    彼此交往之際,首先要在稱呼上尊重對方。通常的原則是:稱呼對方用敬語,自稱用謙辭。粗略總結分析下來,至今還有強大生命力的的敬語和謙辭真還不少。比如敬語中的“尊”、“貴”、“令”、“賢”、“高”、“恭”、“敬”、“芳”等;謙辭中的“愚”、“辱”、“家”,“舍”、“小”、“拙”等等。用一句通俗的話來概括:把對方抬高至云端,把自己埋低至塵埃,保準沒錯!

    假設兩個人萍水相逢,寒暄過后,一方或會詢問;“您貴姓?”答曰:“免貴姓李(或小姓李)。”再問:“貴住何處?”“貴庚(年齡)幾何?”由“貴”組成的敬辭,還有“貴府”、“貴地”、“貴校”、“貴賓”、“貴干”等,甚至于人家生了病,也是屬于“貴恙”。總之,對方的總是“貴”的。但如果對方如是老年人,則不說“貴庚”而要問“高壽”。除了“高壽”,還有“高見”、“高論”、“高足(對方的學生)”、“高就”、“高朋”、“高鄰”等。同理,對方的都是“高”的。對方若是年輕女子,問過姓氏之后,如果氣氛融洽,則可進一步叩問“芳名”和“芳齡”。看,女子因為身上的脂粉香,連帶姓名和年齡都是“芳”的了。

    不過,敬語謙辭更多的還是用于書信往來,以及請柬、幛聯、牌匾等莊重場合、書面語中。稱呼對方一定得用敬辭,絲毫不能馬虎大意,否則,往往意味著失禮和丟臉。如果年齡比自己大或輩分比自己高,尊稱前面要加“尊”,自稱加“愚”,比如給岳父寫信,稱“尊岳父大人”,自稱“愚婿(或辱子婿)”;如果對方的年齡比自己小或輩分比自己低,尊稱前面加“賢”,自稱加“愚”。然后岳父給你回信了,他卻尊稱你為“賢婿”,自稱“愚岳父”。而尊稱對方的家人,則要在前加上“令”字。“令”,美好的意思。比如對方的父、母、妻子、兒、女,則分別尊稱為:“令尊”、“令堂”、“令正”、“令郎”和“令媛”。稱自己的家人又分兩種情況:家人中的長輩則用“家”,如“家父(或家嚴、家君)”、“家母(或家慈)”、“家兄”;小輩則用“舍”,如“舍弟”、“舍妹”、“舍侄”,兒女輩或加“小”字,如“小兒”、“小女”。同是娶親,對方兒子是“令郎花燭”,而自己兒子則是“小兒完配”。同樣的緣由,對方新居落成叫“華堂新構”,自己新居落成則是“蝸居落成”。

    而今新社會追求自由、平等,謙讓禮儀日漸式微,說到這里,不免又多啰嗦幾句。有的人自認為讀過幾年書,就可以當先生寫請帖、坐禮臺了。其實不然,在傳統禮儀上,稍不注意,就會貽笑大方。比如,某一次,同事結婚酒宴,請帖就由他自己一手填寫,不料惹惱了一位老教師,還把請帖拿出來讓人評理。請帖中,不單直呼其名,只有“送呈○○○”幾個字,落款也是干巴巴的“○○○敬邀”。老教師深感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,直接把人家給數落一通。本是人生大喜之事,結果弄得尷尬異常。是啊,如果年輕教師能夠虛心請教,這種情況完全可以避免,大概在眾多同事的請帖中,他都是直接稱呼其所任職務的,比如“○○校長”、“○○主任”,而老教師臨近退休,也沒有擔任相應職務,一時竟不知該如何稱呼。其實完全可以稱呼為“○○○老師(或先生)”,自稱則為“愚晚○○○”即可;也可以尊其為“○○○仁兄”,自稱為“愚弟○○○”也行。

    言語稱呼上的謙讓除外,現實生活中的禮讓場景也是屢見不鮮。在紅白喜事宴席中,因為席位的尊卑而禮讓的;在飯甑前面,因為盛飯的先后而謙讓的;在狹路相逢處而主動讓路的:一般年輕人會讓老年人,男人讓女人,大人讓小孩,空手的讓挑擔的,挑擔的讓扛抬的。種種例子真是不勝枚舉。

    其實,現實之中本來就沒有什么絕對的平等和自由。而正因為客家人的謙遜禮讓之風盛行,體現出長幼有序、尊卑有別,客家地區中才呈現出一派安定祥和的局面。

    中國瑞金網新聞熱線:0797-2557296

    秋霞电影高清无码中文